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江苏新闻

海瑞骂完皇帝去苏州当官,为何让地主们很难受?

时间:2019-03-13 来源:江苏热线

  有一种对海瑞的私见。说海瑞在官场是道德贤人,但不如张居正有缺点却能治国。意思是说海瑞除了刚正不阿的政治品质外,百无一用,雷同南非那位道德上几近于神的总统。

  历史上的海瑞真是这样的吗?虽然不是。海瑞是道德贤人,更是治国能吏。

  户部主事海瑞在《治安疏》中索性淋漓地骂完明世宗嘉靖帝,下了大牢待“罪”。明穆宗隆庆帝登基后,一直重用海瑞。隆庆三年(1570年),海瑞出任正四品的右佥都御史,以钦差的身份,总督粮道巡抚应天十府。

  这是个什么职务?便是在明朝职位尊崇的应天巡抚。

  明朝起家于南京应天府,能管着应天府的巡抚,你说级别高不高?只不过,应天巡抚好几种称谓,尚有苏州巡抚、苏松巡抚、江南巡抚。

  应天巡抚所管辖的十个府,是明朝经济最发达的地域。仅姑苏一个府所孕育的税粮,就世界总数的十分之一!常州府、松江府、杭州府、嘉兴府、湖州府都堪称是明朝的荷包子、粮袋子。

  也因为如此,应天十府的吏治向称难治。无他原因,应天十府的权门扎堆,他们的好处是谁都不克碰的。官僚老爷们都发了财,苦的是小民赤子,而背黑锅的则是朝廷。

  让利剑平常的海瑞去应天,即是要动动这些人的奶酪。

  海瑞到任后,首先浚通太湖与吴淞江的通道。至于劳力,海瑞让江南13万饥民来充任,以工代赈。云云,劳力和饥民题目都得到了解决,可谓两全其美。海瑞每每在河工上来回巡察,顶风冒日,不辞辛劳。吴淞江浚通后,数年不受太湖水害之苦。可见海瑞不是一个被昆裔神化或丑化的道德圣人,他是能俭朴的。

  河工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江南田主的利益,好比他们不想出钱。但纵然出了钱,这都是些小钱,地主们最在意的,是冲击地盘吞并。

  江南的大田主,哪个执政中没有配景?尤其是前内阁首辅徐阶,他通过种种敲诈勒索,仅家田就有24万亩。徐氏子弟仗着徐阶的权势,在乡间任性妄为。海瑞要拿徐阶开刀,有人说在嘉靖朝,你海瑞下狱,是徐阶救了你。海瑞说:这没错,我很感激他,可是,他现在损害了朝廷和小儿的好处,我就要管!你没看到有一万多人状告徐家?

  海瑞要求徐阶,以及其他大地主把经由不法手段侵犯的民田全部吐出来,谁不合营,王宪公法具在!在嘉靖时,海瑞就是出了名的倔强,连天子都敢骂,遑论这些田主?徐阶已下野,无法用公权利打压海瑞,只好请门生张居正协助。张居正请海瑞给徐阶略存薄面,被海瑞拒绝,持续要求徐阶退田至少一半。

  徐阶是救过海瑞,可是出于公务,海瑞逼徐阶退田,也不行以在私德长进行诘问诘责。矜恤徐阶的人,难道没看到徐府门前,天天都招集着几千个愤恚的农人,高喊要和徐阶死战到底?如果激出复杂民变,江南出一个方腊式的人物,到时谁都别想活了。从这个角度讲,海瑞实在是在给地主们指一条生路:让利于民,与民妥协,不要把自己的后路扫数断掉。

  在海瑞来江南之前,江南大地主即是土皇帝,农人险些没有活门。海瑞南下,进攻豪强,反抗地盘吞并,在相当水平上,降低了小儿对朝廷的憎恨,以及再出方腊式人物的可能性。 

  有的官员站在地主立场上,痛骂海瑞把地主当成鱼肉,纵容赤子损害地主的利益。海瑞则说:鱼肉?他们的鱼肉岂非不是从百姓身上搜索的?现在只让他们出过去加害小儿利益的百分之一,就受不了?我已经给足了徐阁老体面!

  海瑞在江南还奉行了有名的一条鞭法。在海瑞来之前,江南履行一条鞭法险些名不副实,大地主们都反对,种种推脱。

  一条鞭法其实便是清朝雍正年间“摊丁入亩”的前奏。重点打击大地主遮掩地盘实数而少交赋税,以及多如牛毛的各种加派,实现赋役统一,以银代役。其时徭役之重,小儿苦不堪言。海瑞来后,把拥有地盘数目较少的大多数小儿要承担的徭役,都摊入田亩。很自然,地盘多的田主们,交的银子就比以往要多。他们对海瑞非常憎恨,又是徐阶,写信警告海瑞:不要把老赤子惹急了。海瑞拍案而起:你所谓的老百姓,都是大田主,没有一个是小民百姓!

  江南的大田主们怅恨海瑞。在他们的“积极行动”下,七个月后,海瑞就被罢了职。

  不能因为海瑞清廉,只拿二斤肉宴客,就说海瑞不吃烟火食。海瑞被百姓称为海彼苍,不为老百姓干几件实事,谁有资格被称为彼苍?


上一篇:滚动:现代快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上一篇:[热文]关于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公司股份达到1%的进展公告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推荐阅读

图文欣赏